支部生活

《长征中的雪里送炭》(锦州市图书馆 杨婧朗读)

2017-5-14 15:00:38 最后更新
阅读

image002.jpg

本文节选自《伟大的长征》

作者:傅连暲
朗读:杨婧(锦州市图书馆党支部第一党小组

      一九三四年九月底的一天。

  傍晚,大队人马出发了。党中央和苏维埃中央政府一部分同志编在一起,代号是“红章”部队。这时战斗部队早已出发了。
 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开始。但当时我们并不叫它长征,也不知道要走二万五千里遥远的路程。
  这天,梅坑村里的几条小路上,挤满了人,队伍在中间走,路两旁站满了送行的老百姓,有的给部队送茶水,有的抢着帮部队挑担子、背背包,有些妇女和老太太走进队伍里,往同志们怀里塞吃的东西,嘴里还喊着:“同志们,你们可千万要回来啊!”说着说着,眼泪扑簌簌地直往下掉。她们舍不得红军走啊!

image003.jpg

    有一夜,连续走了一百多里路,天蒙蒙亮,大家都很疲劳,照例在这种时候,队伍里最沉寂了,连平日最爱说笑话的战士,这时也累得张不开嘴了,一心希望前面最近的一座村庄就是宿营地,可是这天却不是这样。我骑着马向前步,一路上见队伍里有说有笑,活跃得很,还不时听到战士们说着两句话:
  “喂,你看到没有?”
  “看到了,哈哈!”
  看到什么了?我心里很奇怪。一路跟着我的警卫员同志也奇怪起来,他忍不住问一个战士:
  “同志,你们看到什么了?”
  那个战士看了我们一眼,笑着向前面指指,低低地说:
  “毛主席!”
  “毛主席在前面?”我立即紧了紧缰绳,向前面赶去。
  不一会,就望见了毛主席高大的身材,他步行着,一匹马驮着行李和文件箱子跟在后面。毛主席一面走,一面向队伍里的几个战士问着什么,那几个战士笑着回答毛主席。毛主席又看看他们的背包,试试重量,满意地点点头。
  我下了马,向前面走去。
  这时,有位指挥员向毛主席报告着什么,就见毛主席向战士们招了招手,和那位同志一面说着话,一面健步往前面去了。
  我看见毛主席精神很好,放心了。

image004.jpg

一天下午,部队走在一条狭窄的山路上,这条路只有二尺多宽,一边靠山,一边临河;山是一座高山,河又是一条大河,河面很宽,水流也很急,老远就听到河水哗哗地流。走近河边,见河堤足有三四丈高。我骑着马走在这条路上,眼睛往河里一看,就好象站在高楼顶上往下看了一眼一样,不禁有些头昏眼花。
  部队人多,又有担架、牲口、行李担,路又窄,不免有些拥挤。我拉住缰绳,想尽快地让马走过这条窄路,好让后面的同志走。谁知这一带泥土松,马一失脚,立刻连人带马跌下河去,只觉眼前象打了个闪电一样,哗地一亮,随后就掉进了一个无底的黑洞,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  等我醒来,只见自己躺在河边上,旁边聚了一大堆人,都提心吊胆地看着我,警卫员喊着:“好了!好了!醒过来了!”
  警卫员扶着我爬上了河堤,我们就跟着队伍继续前进。
  我想起了那匹马,问警卫员,他说:“冲走了。你看这水多急!你幸亏掉在河边上,水浅,没给冲走。真把我吓坏了,我现在心还跳呢!”
  我听了警卫员的话,笑了,说:“革命嘛,还能不研到点危险!我现在都好了,你还心跳什么?”
  警卫员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:“谁知道呢!”
  我这匹马带着我走了多少崎岖的山路,帮助我减轻了长途行军的疲劳,现在却被淹死了!马上还放着我的毯子和被子!这下可糟了,这么冷的天,夜里没有盖的,怎么办呢?
  过了不多时候,毛主席的警卫员来了,他手里抱一条被子,见到我,说:“傅医生,你跌坏了没有?主席知道你掉到河里了,派我来看你。”
  毛主席怎么知道了?还派人来看我!我心里一阵热,急说:“就是头上跌破了点皮,身体很好,你请主席放心吧!”
  他把手里的被子放到板凳上,说:“这是主席叫我送来的。”
  被子?送给我?这怎么行呢!长征途中,谁带的东西都很少,毛主席的行李也不多,这是我亲眼见到的。就是那一天,毛主席在前面走,警卫员牵了一匹马跟在后面,马背上驮着他的行李和文件箱,我看到毛主席只有一条被子、一条毯子,现在他把被子给了我,就只有一条毯子了。这样的大冬天,宿营地又都是偏僻的冷房子,夜里只有一条毯子,怎么能御寒呢?
  警卫员给我搭了个铺,要我躺着休息一会。
  我躺到铺上,盖上了这条被子。这是一条白布被子,被面和被里都是用一种布做成的。我把两手伸在被子外面,手一触到柔软的被面,就不自觉地抚摸了几下,一时有股暖气从手上直穿到全身,浑身都暖呼呼的。这是毛主席每天盖的被子啊!现在却盖在我的身上。想想自己,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医生、一个革命队伍里的新战士,却得到了伟大革命领袖如此深厚的关怀!
  我越想心里越暖,就好象太阳晒在我身上一样。
  过了几天,有个挂驳壳枪的同志,象是哪位负责同志的警卫员,走到我们住房的门口,问:
  “傅医生是住在这里吗?”
  “是啊!找我什么事?”我连忙走出人,心想可能是哪位同志有病了,叫我去看脚吧。
  “蔡畅同志要我把这头骡子送给你。”那位同志把身旁的一头黄骡子往前牵了牵。
  “太好了,给我吧!”我的警卫员一下从屋里跳出来,从那位同志手里接过了缰绳。
  我又一次为同志们的关心受到极深的感动。
  我骑着骡子,带着毛主席给我的被子,随着部队继续前进。一路走,一路想:在我们革命队伍里,真是处处充满了伟大的阶级友爱啊!越是在艰苦的环境里,越使人感到这种友爱的深厚和温暖。